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独自》(30)兄弟情深?

2011-12-22 12:58:32 本文行家:锦妤

好像去年也是这个时节来看弟弟的。那时候弟弟大学毕业刚刚一年,正是踌躇满志、天高任鸟飞的状态。就职一家自己喜欢的公司,薪水不高,但有发展前途,对于肖志勇的提议根本不放在心上,一心一意要自己打拼天下,节衣缩食在市郊租了房子

独自独自


肖志勇的心凉了一大半,表面上他是上升了一个台阶,实际上是被陈威监控在了左右,他知道陈威是真想用他的力量来制衡董事会的高层,但他也被套上了紧箍咒。以前陈威就有过好几次这样的提议,都被肖志勇拒绝了,这次看样是陈威做了决定的。他没想说什么,他需要好好的盘算一下这里的利弊,正好车子也到了他家,两人匆匆告别。车子一溜烟走了。

回到家里的肖志勇觉得心也静不下来,他先打开冰箱,找了些吃的,就打电话给李苏说要去北京看弟弟去,接着又打电话给陈威,告诉他他去北京一、两天就能回来。陈威要派车送他,并让他说服弟弟来公司就职,肖志勇拒绝他派车,说自己坐公车,自在一些。

赶在李苏下班之前,肖志勇才从床上爬起来,出得门来,打上出租车直奔客运站。

到了北京,已是华灯初上的晚上了。北京的夜晚灯火辉煌,永无止息的喧嚣和各路人马,街面上的车水马龙自不必说,霓虹灯也颇具感召力,它们制造出明亮的繁华。火树银花之中,都市女郎与衣衫肮脏、一身尘土的民工一路走着,互不相干的表情,显得风马牛不相及。

一群青春玉女呼啸而过,她们都是梅子的年龄,大声的谈笑,一副拥有世界、拥有太阳的模样。灯光映出她们丝缎一般的长发,明亮的双眸和细腻的皮肤,以及妩媚可人的笑容。

肖志勇流连在街上,他想这个时候梅子在做什么?他心里有了丝丝缕缕的牵挂,这在他以往的生活里是不存在的,他掏出手机,打了坐机,电话刚响一声,梅子就接了起来,他故意不说话,梅子喂了一声说:“我知道是你,我看来电号码了。”肖志勇笑了起来,说:“好聪明呀,在做什么?晚上吃的什么?”

“看电视,自己做着吃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肖志勇心头一热说:“还得等几天,是不是想我了?”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说:“家里就我自己,有点害怕。”

肖志勇听她把他们在一起称为了“家”就温柔地说:“别害怕,那里很安全,我没事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如果你太闷了,就去找小红吧,让她陪你也行。”

肖志勇又嘱咐了几句就挂了,他知道梅子是不会打过来的。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真不能再回L省,梅子应该怎么办。理了理纷乱的心绪,轻车熟路地打车去了弟弟的住处.

好像去年也是这个时节来看弟弟的。那时候弟弟大学毕业刚刚一年,正是踌躇满志、天高任鸟飞的状态。就职一家自己喜欢的公司,薪水不高,但有发展前途,对于肖志勇的提议根本不放在心上,一心一意要自己打拼天下,节衣缩食在市郊租了房子,天天上班就得跑遍大半个北京,肖志勇要支援他,想给他买个小车,弟弟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大言不惭地说:“车,我一定要买,但必须得凭自己的实力。哥,你放心吧,面包会有的,房子会有的。”

市郊的小屋虽然清贫,但温暖如春,大学的小师妹孙晓甜和弟弟同居在此。两人恩爱有佳,当着肖志勇的面也无所顾忌。让肖志勇常常觉得自己多余,看到弟弟生活、事业都还顺风顺水,也就不再干预。从内心来讲,肖志勇从不把他当弟弟,更多时候是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整整小了十五岁的弟弟,很小就没了父亲,是肖志勇艰难扶持他上高中念大学的。弟弟长大了坚决不肯再受他的恩惠,并信誓旦旦地要报答哥哥。每当肖志勇听他说这话的时候,都像一个慈爱的父亲频频点头,知道弟弟的单纯可爱。

车子来到弟弟的房跟前,肖志勇下了车,心里一阵激动,他想弟弟的程度甚至超过了母亲,想起弟弟上大学时,自己全程跟护,如今弟弟终于可以独立了,心内一阵欣喜。窗子里透出灯光,却听不到声音。去年肖志勇到来的时候,屋里可谓是欢声笑语,两人一刻不停地闹笑着。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锦妤锦妤 女,中文系毕业. 广袤的黑土地是我的家乡。纯朴善良是我的性格。热情真挚是我待人接物的准则。缤纷的文字是我表达情感的最好方式。一个喜欢用文字编织梦想的人,用飞扬的文字,超越现实的羁绊,把梦和幻想寄托在小小文字上,充分去领悟现实生活中的真谛;用语言去诠释对生活、对人生的一种新的认识和感动。为爱而歌,为爱而泣。用我手写我心。写作是另一场华美的表演,我的人生可以在文字里永恒。小说、散文曾发表于当地的报刊、杂志上。 现任某网站编辑、版主,发表文字二百万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