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美好的友情?

2012-01-09 21:14:56 本文行家:锦妤

二点多的饭店,人员稀少,两人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服务员热情地帮她们点了菜,马彩霞执意要喝两杯。齐晓杨看她高兴,也就默许了。

   

角逐角逐


 

(八)姐妹衷肠
  
  二点多的饭店,人员稀少,两人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服务员热情地帮她们点了菜,马彩霞执意要喝两杯。齐晓杨看她高兴,也就默许了。
  等待上菜的时间里,齐晓杨向外望去,偶尔有路人好奇地向店里张望一下,就收回目光匆匆赶路去了。
  马彩霞倒满酒,示意两人干一杯,齐晓杨欣然同意。
  马彩霞连喝了三杯后,菜也上齐了,她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她先是告知这几年她的辛酸奋斗史,接着大谈男人的忘恩负义。她告诉齐晓杨,她曾经跟北京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过了三个月,说到这三个月她的脸上光彩照人,神情更是光芒万丈。她说那个老总领着她在广洲、深圳每日消费达到五千元,这还不算,她喜欢上一条小狗要价就一万八,老总连价都不许她讲,对她说,你享受的就是一万八的宠物,讲到一万,你也就没了一万八的档次,说得卖狗的人一个劲儿的点头,就差给他们嗑一个了。
   “后来呢?”齐晓杨问。
  马彩霞的脸立刻灰了下去,她大骂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吃鲜的猫,天天喜欢去外面打食去。”
  看齐晓杨不说话,她又接着说:“你没听过吗?‘你若要相信男人的嘴,宁肯相信这世上有鬼’,甭信他们的任何承诺,仗着年轻,还是多捞点钱最实惠。”她又喝了一杯有气无力地说:“虽说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我天生就离不开男人,你说说,是他们贱,还是我下贱?”
  齐晓杨哪敢回答她这个问题,就顾左右而言它地说:“先少喝点,多吃点菜。”
  马彩霞正说在兴头上,怎肯听她的话,就说:“不是我说你,就你这个个性,你得吃多少亏?当初肖彬对你好时,你为什么不抓住他?你知道他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吗?”
  齐晓杨真的有点生气了对她说:“你能不能不提他?早就是过去的事了,再提还有意思吗?”
  马彩霞点着头说:“好、好,我不提,你还是那性格,容不得别人说话,你要是有志气就找一个比他强的,这总行了吧?”
  齐晓杨说:“找、上哪找去?那有那么多老总?总不至于都给他们当‘小’去吧?”怕这句话伤着马彩霞赶紧往回收说:“干什么都是能耐,没本事连小也当不上!”
  马彩霞看出她的意思,哈哈大笑说:“你要不考虑我的情绪,我才不在乎这些事呢,有钱,样子又不错我就跟。”
  齐晓杨不想就这样的话题进行下去,就问道:“你现在做什么呢?刚才问你,因为搬东西你也没回答,在这里扎下根了?还是要回北京?”
  马彩霞说:“哪有归宿就在哪,我的家就是五湖四海。”看着齐晓杨不解的样子说:“我天天被男人甩,又天天找寻新的目标,这次来我是疗伤的,我被那个老总甩了,你可不知道,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再过平淡生活就没劲了。”
  齐晓杨真心实意地说:“你为什么不好好找个工作,再找个可靠的人好好过日子,这样‘飘’下去什么时候是头?”
  马彩霞说:“我们现在多大?刚刚二十四、五正是好时候,为什么要可一颗树上吊死?等玩够了再找也不迟。”
  齐晓杨说:“到那时候,你的心还能收回来吗?你原来不是这样呀,你不是和王朝当年处得水深火热吗?怎么一下就变成这样了?对了,王朝还没回国吗?”
  马彩霞说:“别再提那孙子了,要不是当年他出国甩了我,我也没今天。我是受伤太深,在他面前感情、尊严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千万别再提他,再提他我跟你急!”
  齐晓杨不再说话,她知道,每个人都有不不堪回首的过去。只不过对待痛苦的过去的态度不同罢了。
  看着齐晓杨一味只是听着她说,马彩霞好奇地说:“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
  齐晓杨笑说:“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如果我有男朋友,我会住在那样的环境里吗?我先打拼再说,成家立业对我来说,至少现在还太遥远。”
  马彩霞嬉皮笑脸地问:“那你有没有情人?不许说谎呀!”看到齐晓杨摇头,她有些不理解地问:“是分手了还是从头到尾都没有?”
  齐晓杨说:“从头到尾都没有,你满意了吗?”
  马彩霞说:“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你一个男人也没有?”语气里充满了疑问。
  齐晓杨郑重地点了点头。
  马彩霞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执著,她死盯着齐晓杨说:“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是处女?”
  齐晓杨脸红了,但她还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这回轮到马彩霞大叫了,她的感声惊动了在旁边假寐的服务员,她以为有什么事了,站起来往这边儿看,马彩霞赶紧捂住嘴,小声地说:“你可太让我吃惊了,你是这个世纪里,我们这代人中最后一个处女了。”
  马彩霞已经喝得有些神思恍惚,她斜睨着齐晓杨色迷迷地说:“你可不知道男人的好处,只要你有了‘那样’经历,你就会离不开男人的。”
  齐晓杨看她真的喝醉了,就劝她说:“你行不行呀?别喝了,我们走吧。”
  马彩霞说:“只有男人不行的,女人没有不行的。”
  齐晓杨被她的话说得哭笑不得,指着她说:“你都快变成花痴了你。”
  马彩霞左右看了看,看那些服务员都离她们很远就笑嘻嘻地问齐晓杨说:“你看看我,是不是没有变老?”齐晓杨伸过头来有些夸张但又认真地看了看马彩霞的脸,看后真的很是吃惊,马彩霞岂止是没老,简直比她们在大学的时候还年轻了,瞧那皮肤,白嫩细腻,光滑得如同美玉。她又仔细地看了看马彩霞的眼角,女人最遮掩不住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可马彩霞的眼角却毫无出皱纹的迹象。她不禁脱口而出道:“怪了,你怎么越活越年轻呀?”
  马彩霞得意地看了看齐晓杨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就是男人带给我的好处,你不是喜欢看书吗?难道你不知道男人的滋润是最好的化妆品,如果能经常地得到男人的……”
  齐晓杨打断她的话,指了指卫生间,借口躲了出去。
  站在卫生间里,齐晓杨涨红的脸得到恢复,她不明白,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儿,连婚都没结,竟然说出这番话,如果这番话成立的话,那她是不是要不可遏止地衰老下去……
  
  晚上,马彩霞就睡在齐晓杨的新家。在酒店里她一再追问齐晓杨到底有没有男人追,齐晓杨都一一否定了。看着马彩霞熟睡的脸颊,她忽然想起一张色迷迷的脸,和那双趁她不备就伸过来的手,心里越发不安起来……
  不知是马彩霞的那番话起了作用,还是那个挥之不去的男人脸庞让她无法入睡,总之,她披衣起来了,打开电视,面对着画面,想起了自己的心事。
  (未完待续)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锦妤锦妤 女,中文系毕业. 广袤的黑土地是我的家乡。纯朴善良是我的性格。热情真挚是我待人接物的准则。缤纷的文字是我表达情感的最好方式。一个喜欢用文字编织梦想的人,用飞扬的文字,超越现实的羁绊,把梦和幻想寄托在小小文字上,充分去领悟现实生活中的真谛;用语言去诠释对生活、对人生的一种新的认识和感动。为爱而歌,为爱而泣。用我手写我心。写作是另一场华美的表演,我的人生可以在文字里永恒。小说、散文曾发表于当地的报刊、杂志上。 现任某网站编辑、版主,发表文字二百万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