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男女之间有真正的友情吗?

2012-01-15 19:37:44 本文行家:锦妤

处理生活的一个法则是该认真的时候认真,该摆脱的时候摆脱。这是艺术家的生活态度,也是一般人所追求的生活态度。在友情上,尤其是男女之情上,尤应如此。

友情友情


处理生活的一个法则是该认真的时候认真,该摆脱的时候摆脱。这是艺术家的生活态度,也是一般人所追求的生活态度。在友情上,尤其是男女之情上,尤应如此。(罗兰语)

 

男女之间究竟有没有真正的、纯洁的、不含杂念的友情?一百个人就会有一百个答案。其实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有,一个是没有。可是世上的事,绝没有如此的简单。友情发展起来能演变成爱情,爱情退潮之时,也可能重新生出友谊。于是男人、女人之间反反复复在情海里循环往复,简单的变得复杂的,复杂有时其实很简单。

 

什么是真正的友谊?实在是难以用十分理性的角度去分析。通常情况下,你可能会用天长地久来歌颂它,也可能用淡如水来形容它,其实友谊很简单。简单到只有几句话,就是你不能没有它,一个没有友谊的人,是孤独寂寞的,在心情不好,或者陷入困境的时候,朋友是可以为你指点迷津和劝导慰藉的。还有,朋友也是你懂得除了自己生活圈子之外一些事物的反馈者,尤其是异性朋友,在你最迷茫的时候,会变换角色替你开解。男女不同的DNA决定了他们对某些事情上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和看法。如果没有朋友你就看不清楚周围,更看不清楚自己。

 

总之,男人在女人面前更阳刚。女人在男人面前更妩媚。

 

我的一段经历,很能说明男女之间的友情如果控制在一个很好的范围内,既不影响双方的家庭关系,又能让友情平稳、有序地发展下去。只是这种微妙的情感的把握很难,稍在差池,就会掉到情感的漩涡里,很难自拨。

 

变了味的友情,很难持久。茫茫人海里,相识、相知很难。因为“度”把握的不准,而错失了一份珍贵的友情,很是令人惋惜。这种友情得来不易,有了这样的友情,该好好去珍爱它、用心维护它。千万不要随便糟蹋了它。

 

22岁那年我调到机关,在团委任职。之前在基层做过团支委、团支书。我做团支委的时候他是团支书,我们是因为工作关系才结识的。我做团支书的时候他调到团委。我调入团委的时候,他已经是团委副书记。很多人以为我的“升迁”很大一部分有他的功劳。其实不然。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只是在上级领导面前说过我的好话比如有工作能力、人也勤快了等等之类的。我从底层,一点点走进机关,更多的是依靠我在文字上的功劳。

 

坐在办公桌的对面,我们正式开始了同事关系。为了叙述方面,就叫他涛吧。他大我五岁,我们相识那年,他正如火如荼地谈着恋爱,正准备步入婚姻的殿堂。于是我像一个小妹妹一样,有时调侃他,有时又依赖他。工作久了,两人性格中相同的东西不少,不同的地方也能相互互补。不知不觉中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他是一个工作能力有限,但为人非常正直和善的一个男人。无论谁有求于他的时候,他总是有求必应,我后来过分到让他把单位分的大米、白面之类的送到我家,而我却不在家,和姐妹们看电影去了,他也无怨言,第二天照样高高兴兴、开开心心地对我好。

 

他家居住的地方,是我从单位回家必经的地方。经常在他的邀请之下,晚上上他家“混”一顿,之所以这样亲近,是因为到他家后才发现,原来他父亲和我母亲曾经是同事,而且在一起工作了达七、八年。这样我再来他家的时候,就没有任何的约束感。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上面有两个姐姐也早就出嫁了,所以我来他家的时候,真的像一个小妹妹。有时候,他在外面做事,我不打招呼直接就去他家,他父亲对我非常有好感,如果长时间不去,他也曾督促他叫我去。有一次我没告知他就在他家像模像样地吃饭,他回来后也一点没惊异,就像我真是他家的成员一样。

 

23岁那年,他失恋了。对于恋爱五年,就要步入婚姻的他打击是巨大的。只是那时候我不太明白,他的女友在提出了众多条件后,因他无法满足而离他而去,不久很快就结婚了。听到她结婚的消息,他沉默了好久。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年,我不但没有安慰他,还一味的沉湎于自己的初恋中,完全不能体会他的痛苦。就在这一年,我们的交往是最少的一年。我只享受在情感的甜蜜中,忽略了他痛苦和挣扎。

 

24岁时,我也失恋了。他开始结交了一个新的女友。我失恋的时候,曾经一度生病,他真像哥哥一样,抽出时间来安慰、照顾我。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体会出当时他有多苦。

 

25岁那年,他结婚了。女友是一个非常美丽、活泼的女孩儿,常来我们的办公室,对我和他的关系了如指掌。她只大我一岁,我喜欢叫她姐姐,到现在一直没有改过来,延续至今。

 

我和他的关系就是从他结婚那天开始发生变化的。

 

他是一个非常要面子的男人,结婚当天,亲朋好友前来祝贺,迎娶新娘的时候,他除了亲属,唯一的外人就是我,他觉得新娘子家太寒酸,怕别人笑话,单位方面就只有我一个人到新娘子家。婚宴是在家办的,在高朋满座、酒足饭饱之际,一个基层团支书的话,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他喝醉了,当着很多人的面对新娘说:“你知道你家涛吗?他跟小L非常好,俩人关系不清不楚,你没看见吗,连接你的人都是她。”新娘子笑着,还在敬酒。当时的我并不在那张桌上,整个酒宴中,我基本没上桌,一直在他家忙乎着。据后来工会的小刘跟我提这事的时候,她说,新娘子真是个好女人,脸都没有变色。

 

这件事,就是到现在,他也没和我提起过。

 

我和他的误会,在做同事就开始了。年龄基本相当,常常一起出门购买体育、文娱用品,那个年代活动多,而且我们也在一起去省团校学习,一去就是三、五个月。他身高一米八五,我一米六九,一起出去的时候,也很“抢”人眼球。甚至听到过别人背后的“金童玉女”之说,误会也在所难免。

 

有一次他醉酒之时,我们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他说真是阴差阳错,我们之间的情感从来没留给对方空当期。他失恋的时候我正热恋。我失恋了他又正好开始新的一段感情生活。其实就算真的有空当期我们也不可能有“事”。我喜欢和他在一起,但绝不是男女之情。套用现在的说法就是不来电。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晕”过。也是在那次醉酒,他说,我跟他妻子相比,性格上差远了,他是说我差,呵呵。我一点也没生气。他说得全是实话,在他面前,我总是使性子,就算在单位,就算他是我的领导,我也没怕过他,很多时候都是他怕我,小心翼翼地呵护我们这段不算平等的友谊。

 

让我心里第一次不平衡的是他婚后的一天。这天晚上,要下班了,他说家里炖了我最爱吃的地瓜,要不要去?我好久不去他家了,立刻兴高采烈地跟他前往。在他家厨房,我打开锅盖,伸手就去拿地瓜,这时他妻子出来了,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并拿碗筷给我,接下来我又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吃完了,进到卧室的时候,他家的抽屉半开着,里面的影集露出大半,我想也没想就打开抽屉,把影集从里面抽了出来。然后嘻嘻哈哈地指着照片上的我和他一一细数我们一起在单位和出外旅游的种种。他妻子从始至终都微笑着,我没看出一点的不悦。

 

第二天上班,我还没心没肺和他调侃着。屋里没人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他有些不自在,相处久了,对这些比较敏感,我就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最后他有些嗫嗫嚅嚅地说,以后你能不能注意点,女人都有些小心眼。我问他是什么意思,他终于说了,他说我走之后,妻子不高兴了说,她也太随便了吧?你们关系是不是真的像小田(醉酒那个团支书)说得那样?

 

我当时怔在那里,什么话也没说,就出了办公室。一瞬间我的心里有很大的失落。我当时负气地想,你凭什么?我们认识的时候,还不知你在何方,为什么现在有权利对我指手画脚?更让我生气的是他的态度。真是重色轻友。心里纵有万般委屈也无人能述。于是我俩之间的关系就有些尴尬。我下定决心再也不去他家了。好在这时候他调离了这个部门,他再回到我科的时候,我对他的态度是爱答不理,常常弄得他很没面子。他不善于沟通,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对我好,而我根本不领情。

 

情况的扭转来自我的变化。我热恋的男友家有一小妹,俩人关系超乎寻常的好,他妹妹常常侵在他身上,像顽童一样永远也长不大。看到他俩亲密的打闹,我的心里就泛酸。也就是在这一刻,我忽然之间理解他妻子。亲生兄妹我尚且如此,何况我这个无亲无故的“小妹”。于是,慢慢的我们之间恢复了原有的交往和友情。和恢复友情的交往相比,我们之间原来约定的每两周在一起“撮”一顿也恢复了,不过,恢复只有不到一个月,又因为他的妻子结束了。

 

我俩常在我家楼下的一个饭店聚会,从来都是他买单,就算这样,还得看我高兴不高兴。每次他请我的时候,都得看我的脸色。这样一个大男人,基本上在我这里没办法。

 

那天吃饭本来平常。饭店搞五周年店庆,门口张灯结彩,而且敲锣打鼓,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看。这其中就有他的妻子。那是夏天的一个傍晚,她带着孩子在外面散步,在店门口孩子看热闹,她看到了老公锃亮的摩托车。妻子很镇定,把孩子先送回家,然后来到饭店,在一楼没有看到我们的踪影,于是上到二楼。二楼的座椅全部都是火车座,高高的挡住人们的视线。我和他正兴高采烈地聊着家常,一点也没发觉她的出现。他妻子慢慢潜伏过来,就坐在我和她背靠背的座位上,要了两个小菜,竖起耳朵听我们说话。

 

我后来仔细回忆,我们除了聊到单位的事,其它的一句没聊,甚至连生活上的事,有关他妻子的话题也一个没聊。正是因为这样,才使他妻子紧绷着的心,落了下来。

 

出饭店的时候,我让他先走,我要去卫生间。听到这话,他妻子先一步离开,在门口站在他的摩托车前。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正听到他和妻子非常大声的说话,后来他解释说,他是故意大声说话的,怕我粗心,主要是提醒我一下,他真怕我做出什么不利的事,让他难堪。

 

我走出卫生间,往他摩托地方走的时候,就听到他有别于平时的嗓门。抬头看到他妻子的时候,我一点也没慌张,很镇定自若地走了过去,连走边说:“姐,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们刚才在里面吃饭来着,他今天晚上值班,我熊了他一顿,你没生气吧?”边说边走上前来,并调皮地看着她。

 

她给足了我们面子说:“我吃完了,没事溜达的时候,看到他车了,就过来看看。”说完,一再地督促他送我回家。我挽起她的胳膊说:“姐姐送我吧,让他在后面跟着。”一路上,我打破尴尬,细数他对她的好,直到我消失在楼道里。

当天晚上,我忐忑不安,很怕他们之间误会。于是开始往单位打电话,刚开始是占线,等他接电话的时候,很轻松,一再安慰我说没事、没事。

 

第二天上班,我故意早早到单位,来到他的科室。他正在屋里收拾东西,看到我笑了笑说:“电话一夜没停呀,女人呀,怎么说也是小心眼的。”

 

很多天过去以后,我又询问了他,关注事态的进展。他这才告诉我原来他妻子竟然跟到了饭店,而且就坐在我的“身边”。她说,虽然我们之间的谈话没有任何的“杂质”但亲密的程度还是让她很难过。她还说,如果那天我发现她后,当做看不到溜了,说明我们之间肯定有事。

 

我就是在那天,很郑重地向他表示,以后我们的“饭局”撤销,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让她心里有不舒服的感觉。

 

没有友谊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古人尚且能用“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样的话来形容友谊的重要性,何况现代人?怎样既能得到友谊,又不伤害他身边的人,这就是一个“度”的问题。我们之间经过了多少年的总结,友谊终于走入正轨。有时他再找我吃饭的时候,我一定打个电话给他妻子,约她一同前往,如果她不去,我直言不讳地问她如果不高兴我们就取消。他妻子真是女人中的佼佼者,如果碰上一个胡搅蛮缠的主,打到单位也说不定。我们单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财务科科长的妻子,是王熙凤类的醋坛子,没事就来财务室,每天像盯贼一样,盯着他手下那些巾帼女英。整得办公室像监视室一样,她一来,全体会计都逃也似的离开,很怕自己沾上不必要的麻烦。

 

我和她之间,现在已成了很好的朋友。我们常在一起,连通知他一声都不用。他也很放心大胆地让他妻子和我成为好朋友。前两年他妻子生病住院,正赶上他出差在外地,我整整护理她一周。现在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好起来的时候,他都有些嫉妒呢。

 

男女之间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友谊?很多年来都在讨论、争论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多人都遗撼地给出了相反的答案。主要你所面对的人,是不是一个你能把持住的人。男女之情陷入情感漩涡的“罪魁祸首”我认为是女人。女人在情感上,应该比男人更理智一些。男人的情感世界里,脆弱的东西比女人多。虽然女人在情感上很多时候都“执迷不悟”,但在友情的范畴里应该比男人清醒。不要在男人软弱的时候,给他一些含糊其辞、不明就里、或半推半就的暧昧信息。和爱情相比,友情更持久。和爱情相比,友情更平淡。平淡中更增添了一份从容。

 

敏感的男女之情,只有在用心的呵护中,才可能步入正轨。平淡的日子考验着每个人对待情感的态度。只有为他人着想,在宽慰大度中,男女之间才能发展起良性的、健康的、纯洁的友情。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锦妤锦妤 女,中文系毕业. 广袤的黑土地是我的家乡。纯朴善良是我的性格。热情真挚是我待人接物的准则。缤纷的文字是我表达情感的最好方式。一个喜欢用文字编织梦想的人,用飞扬的文字,超越现实的羁绊,把梦和幻想寄托在小小文字上,充分去领悟现实生活中的真谛;用语言去诠释对生活、对人生的一种新的认识和感动。为爱而歌,为爱而泣。用我手写我心。写作是另一场华美的表演,我的人生可以在文字里永恒。小说、散文曾发表于当地的报刊、杂志上。 现任某网站编辑、版主,发表文字二百万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