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水流高处流》(5)运筹帷幄中谁能胜出?

2012-02-08 07:32:28 本文行家:锦妤

不愿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套用这句话:具备了升迁备件,不想升迁的干部也不是好干部。薜国富和陈宇都具备了当老总的能力,又都是年富力强而且自我感觉都良好,他们缺少的是机会,所以当然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小说插图小说插图

 

                                                                  (二)
  
  不愿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套用这句话:具备了升迁备件,不想升迁的干部也不是好干部。薜国富和陈宇都具备了当老总的能力,又都是年富力强而且自我感觉都良好,他们缺少的是机会,所以当然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在尽心尽力地办完老总丧事后,他们都开始调动各方力量,开始为“上岗”打好提前量。
  
  如此的“操之过急”并不是他们的官瘾非常大,如果吴总在位他们谁都不会有“篡权”的念头,而是事发突然,当千载难逢的“机会”从天而降时让他们措手不及,试想,如果吴总是离休或者长期的疾病折磨,那就会有个时间差,也好为自己上上下下搞搞活动,至少铺垫铺垫。可吴总的突然的死亡,让几个副手坐不住了,尤其是上级不再委派,时间上肯定急,虽然王义胜现在代理公司老总,那也只是个聋子的耳朵“配搭”。常言说得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秧。
  
  取得老总资格无外乎两种途径,一是选举产生,当然他们不需要这条,只要职代会投票,而且票数过半,上级机关认可就算功德圆满。这样看来职代会的作用是首要的,其实谁心里都明白,后一条才是硬指标,所谓的认可里面的说法可就多了,对于两位副总来说,对这些早已是驾轻就熟。
  
  薜国富先是给上级主管局的一个同学打了四十分钟的电话,电话里的亲热程度,犹如初恋的男女,亲密、受用。好像忍受不住相思的煎熬,在电话里无论如何也表达不清炽烈的爱恋,薜国富一连声地说:“好……好……马上到。”然后就驱车直奔局里,在车里,放了一首欢快的曲子,又从兜里掏出一个银行卡,吹了一口气,好像所有的前途都在这张卡里。就在他停车的时候,看到陈宇从局里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局办公室的小袁,这让薜国富心里很不是滋味,正踌躇着要不要打声招呼,陈宇告别小袁,径直往他车旁边来了,他急忙换上笑脸用手指了指局办公大楼问:“来这有事呀?”陈宇也微笑着说:“没事,来看看小袁,说了好几次了,也没时间,我刚才去运建处,正好路过这里。”他回了一下头,说:“你?”薜国富忙说:“我和你一样,来看看老同学,随便把一个批件办了。”两人心照不宣地寒喧着,脸上都掩饰不住的尴尬。
  
  薜国富不满,陈宇心里也不服,他想,你一个技术副总,到局机关有什么事?有事也应该是我和王副总的事,再说了,市里的技术监督局才是你最应该去的地方,反倒跑到这儿来了,又一想,这还用说吗,他来的目的和自己一样,唉!
  
  其实,薜国富并未真的想当老总,他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副总已经让他得罪不少人了,何况,老总的椅子还真不好坐。吴总的抽屉里满满的都是检举揭发他问题的上告信。有一次吴总开玩笑地对他说:“还是你们副总好呀,位高权重,还不承担重要责任,你再看看我……”一脸的无奈。当时的薜国富并未把这句话当回事儿,还为吴总的娇情不以为然,现在回想一下,确实有不少苦衷。
  
  本来想平淡如水的面对这个问题,可看到陈宇上窜下跳地忙乎起来,他心里不平衡了,心想,你一个毛头小了,还想来个后来者居上?尤其是他把这些话告诉了在学校当校长的老婆后,情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老婆问:“你就想让陈宇这么走马上任?”
  
  他说:“不然怎么样,你以为我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呢?你说提拔就提拔。”
  
  老婆说:“你连试都没试,就这么心甘情愿地甘拜下风?你也是五十岁的人了,还在官场上混了两年,如果现在不争取,猴年马月才能轮到你?”
  
  薜国富不已为然地说:“轮不到更好,副总能干一辈子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干上的。”
  
  老婆说:“瞧你这点出息,如果说吴泽江他不死,你也就认了,可事发突然,正是这大好的时机,你为什么不抓住?上面我们也不是没有人,下面你的口碑也不差任何人,你就愿意眼睁睁地看着陈宇那小子上?”
  
  “也不一定就是他!”
  
  “还能有谁?”
  
  “老王我是不考虑了,但岳群还有左小娅……”
  
  “你根本不要考虑那三个人。岳群根本没资格,职代会这一关他也通不过,左小娅就更别想了,一个花瓶,她的副总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除了陈宇,别人都不在范围内,就你们俩,你就甘心在他下头?”
  
  薜国富觉得老婆说得句句地理,就说:“其实我也算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当不当老总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像我这样的,还能干几年?这个角色得罪起人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婆瞪了瞪眼睛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机会就要把握住,你才五十,现在就这样想,真是没出息。我是没几年干头了,趁现在还有些权利,至少也能帮到你。”
  
  老婆的能量不容小觑,虽说只是个小学的校长,而且还不是重点学校,但学校除了重点外也算是上乘学校,认识的人也是三教九流,家里很多事,都是老婆出头才解决的,类似的事老婆从来没抱怨过,这次不同了,关乎他将来命运和家庭未来走向的大事,老婆焉能袖手旁观。
  
  已经开始动了心思的薜国富只好说:“好,我听夫人的,这也都是局里的事,甚至市里也会干预,他们会考虑的。”
  
  刚刚还是温温柔柔的妻子,这时横眉怒目起来,她提高声音说:“局里考虑?你以为你是谁,你就在家做白日梦吧,自己不努力争取,这样的大馅饼能白白落到你的头上?你别做梦了你!”
  
  薜国富伸手拉住暴怒的妻子,长叹一声说:“我听你的,过两天就开始行动。”
  
  “过两天?”妻子不满地甩开他的手说。
  
  薜国富有些气恼真盯着妻子的脸,好像在说,你到底想干嘛呀。
  
  妻子不愧为校长,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刚刚还是乌云密布,一下就多云转晴。马上动情地依偎在他的怀里说:“吴总要是不死,我这样逼过你吗?别说是副总,你就是小职员,我们的日子过得不也挺好的吗?可你现在看,没有机会,我不会强求,不论别人怎么创造机会我都不会逼你,可眼前这个机会你要是抓不住,这一辈子就到头了,无论你能否争取上,你都得努力争取,不然,你心甘吗?”
  
  薜国富慢慢推开妻子,他点上一支烟,在客厅里来回走动起来。老婆的一番话,说得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点点头对妻子说:“好,我一定抓紧,好好运筹起来。
  
  妻子赞许地看了看丈夫,懂事地钻进了厨房,一会厨房里就响起了锅碗瓢盆的交响曲。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锦妤锦妤 女,中文系毕业. 广袤的黑土地是我的家乡。纯朴善良是我的性格。热情真挚是我待人接物的准则。缤纷的文字是我表达情感的最好方式。一个喜欢用文字编织梦想的人,用飞扬的文字,超越现实的羁绊,把梦和幻想寄托在小小文字上,充分去领悟现实生活中的真谛;用语言去诠释对生活、对人生的一种新的认识和感动。为爱而歌,为爱而泣。用我手写我心。写作是另一场华美的表演,我的人生可以在文字里永恒。小说、散文曾发表于当地的报刊、杂志上。 现任某网站编辑、版主,发表文字二百万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