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水流高处流》(6)谁是小娅的硬伤?

2012-02-08 07:36:25 本文行家:锦妤

五个副总,每个人都怀揣心事,王副总希望能有一个好的搭挡,这样自己也能省操不少心,岳群也是一样的心思,他总不希望找一个刺头,每日的呵斥自己,从性格上,他愿意让陈宇坐上宝椅,从年龄上,他更希望是薜国富,必竟他还要为自己的日后打算。

 

小说插图小说插图

 

     

五个副总,每个人都怀揣心事,王副总希望能有一个好的搭挡,这样自己也能省操不少心,岳群也是一样的心思,他总不希望找一个刺头,每日的呵斥自己,从性格上,他愿意让陈宇坐上宝椅,从年龄上,他更希望是薜国富,必竟他还要为自己的日后打算。
  
  真正一点没动心思的人只有大家都不看好,而且特别想看笑话的就是左小娅。
  
  吴总的突然离去,小娅发自内心的悲痛。无论外界如何盛传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有小娅最清楚,她是把吴总当成了自己的父亲。吴泽江真的像疼爱自己的女儿一样,关怀呵护着小娅,有一次,吴总喝醉了,对小娅说:“你真像我多年早夭的女儿,单纯、质朴。其实我真不应该把你拉到权利的纷争中心,也许这是害了你。你正好没有父亲,而我失去了女儿,无论我坐在哪个位置上,看到你,就能看到我的女儿,心里踏实呀。
  
  那一次,小娅红了眼睛,她也和别人有一样的疑问,为什么吴总对自己的关爱会那么特别?从那天起她懂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彼此互添了空白,这份真挚的情感甚至超越了男女之爱。
  
  吴总刚死,母亲就问她,今后打算怎么办?她一脸轻松地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看母亲盛怒之下,又调皮地跟了一句:“凉拌!”母亲气呼呼地说:“你的副总从根本上说是吴总的赏赐,这回你做了打算没有?”她到理直气壮地说:“既然是赏赐,那就回归自然吧,反正只要不开除公职,干什么都行。”
  
  母亲气得扔下手里的抹布,连晚饭都没做。小娅先是做了饭,接着又上里屋哄母亲,母亲长吁短叹地说:“你可怎么办呀,婚姻大事让我操心,事业也不安稳,你让我怎么像你爸交待呀!”
  
  婚姻是小娅的致命伤,离婚六年了,母女俩很少触及这类话题,就算提,也是为了她将来的终身大事操心,今天,母亲是真的难过了。
  
  (未完待续)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锦妤锦妤 女,中文系毕业. 广袤的黑土地是我的家乡。纯朴善良是我的性格。热情真挚是我待人接物的准则。缤纷的文字是我表达情感的最好方式。一个喜欢用文字编织梦想的人,用飞扬的文字,超越现实的羁绊,把梦和幻想寄托在小小文字上,充分去领悟现实生活中的真谛;用语言去诠释对生活、对人生的一种新的认识和感动。为爱而歌,为爱而泣。用我手写我心。写作是另一场华美的表演,我的人生可以在文字里永恒。小说、散文曾发表于当地的报刊、杂志上。 现任某网站编辑、版主,发表文字二百万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