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梦里几回苏格兰?

2012-02-11 21:36:11 本文行家:姚明飛

几回回梦里回到风笛悠扬飘荡的苏格兰土地,那时的苏格兰战争还没开始或者是已经结束,但这都无所谓,古老的土地上一片祥和。

世界尽头的苏格兰世界尽头的苏格兰

 

   人有时候之所以对过去恋恋不忘,沉于苦海却又坚定地相信未来,是在冥冥之中有份渴望,或许是至上的荣耀,或许是丰厚的物质,或许仅仅是因为一个人,一句话,甚至是一个雨后方晴的天气,也或许像我这样深爱着一片在梦里的土地!

   几回回梦里回到风笛悠扬飘荡的苏格兰土地,那时的苏格兰战争还没开始或者是已经结束,但这都无所谓,古老的土地上一片祥和。绛红色的土壤散发着野性的气息,每一阵雨后都让人心醉。这里的一切都像野草一样自由自在的生长,规则只有春夏秋冬,日出日落!

   我有一个广阔的庄园,这里有一个不大不小树林,生长着粗壮的白桦和浓密的榆树,当然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矮灌木,它们有着或圆或尖形状不一的叶子,被北温带特有的细雨淋过之后焕发着勃勃生机。骑着我高大威猛的枣红马穿行在树林之中,傍晚的树林些许安静,但小动物被我嗒嗒的马蹄声惊起,叽叽喳喳的叫着,肥胖的野山鸡扑棱着翅膀飞过树梢,野兔子从马前跑过又窜进路边的草丛。我的那把细长的连发的猎枪就放在马背上,但这些我都不去理会,我这个庄园太大我要赶在日落之前把牛羊都赶到木制的围栏里,而现在太阳就像一个喝醉了的汉子,踉踉跄跄的走在苏格兰平原辽阔的地平线上。

    闯过树林来到田野,马过之处扬起滚滚红色的尘土,在夕阳里犹如梦境,土地上种植着大片大片的谷物和蔬菜,站在最高处放眼望去,时值中秋,金黄的谷穗与碧绿的菜畦相映成趣。前面是蜿蜒的小河,把原野大致分为两半,这边是种植区,河的对岸则是广阔的草场,而我的牛羊正在喝的对岸饮水,这条小河发源于远处一个不知那名的小山,干季一过便哗啦啦的躺着水,不急不缓,不深不浅,直到湿季过完。高大的牧羊犬一边叫着一边跳着来到我的马前蹭着我的马镫,向主人显示友好。

    混合着青草味的原野之风缓缓吹来,传来了孩子们的打闹声,后面是下班回家的汉子和妇女们,他们谈笑风生,汉子们穿着呢子料的格子裙,粗麻布对襟衫,开着扣子露出通红的宽阔的胸膛,金色的头发和胡子被风吹起盖住了一边的粗犷的脸。妇女们则一律穿着长裙,修长而熨帖,头上是灰色或蓝色的头巾裹住了金色的头发,露出爱笑的眼睛粗糙的脸的皮肤。男女们都虔诚的相信上帝,但仍旧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自由的土地,自由的空气,自由的人民,看到他的子民们如此的无忧无虑,上帝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的。

    还是看看我无与伦比的房子吧,我的辽阔的土地,茂盛的树林和长势良好的庄稼让我有足够的财力和精力来创造我的住所。它是用青色和红色粘土烧制的方砖砌成的,样式像罗马优雅的别墅,长长的回廊,雕刻花纹的柱子和拱形的高大的门,当然少不了大大的落地窗户,让阳光毫不吝啬的照进房间,原野的风吹进去又从对面的窗户出来,树影在玻璃上跳来跳去。室内的摆设谈不上奢华但绝对不算简陋,一张宽大的实木床靠着洁白的墙壁,一个盛放果品和酒的格子橱子,旁边是一台大大的壁炉,冬天一到我就把从树林里砍来的木柴放进去,熊熊的燃烧,一家人围着它吃饭或者聊天。那两张不够精美的但绝对耐看的椅子则是我的杰作,看到过它们的人都会夸的,因为能看得出我费了很大心思的!至于窗帘的颜色,地毯的花纹,吊灯的样式等诸多问题我还没想好,我觉得应该再有一个人打理这些才好,尽管我没有太多的事儿,但也是必须经常骑马出去的,为大家带来美酒和上好的烟草,每当夜幕降临,篝火正旺,载歌载舞的时候男人和女人们都都离不开这个,至于孩子们,则垂涎三尺于烤肉架上滋滋的美味了。

    歌声和悠扬的风笛声飘荡在苏格兰这片祥和的土地上,人们带着醉意睡去了,这片天空上的星星也从不害羞,清澈的照着每一座房屋和安静的牛羊马匹,只有忠诚的牧羊犬有一声没一声地叫着,直到新一天的到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姚明飛姚明飞,影视戏剧评论爱好者,戏剧与影视学助教,影评网特约评论员,江山文学网社团编辑。大学期间任学生会秘书长,获“市级优秀学生干部”“文明大学生”等称号,曾担任校文学社社长,并在某艺术院校校刊上发表多篇艺术评论文章。有多年的专业理论学习和实践经验,具备较好的文字功底,敏锐的观察力,评论影视剧作品和关注追踪社会热点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