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街坊老七的日子

2012-11-02 22:09:34 本文行家:唐廷武

不知从何时起,在我们家附近出现了一些以屠宰为生的住户,傍晚时每每总见他们三三两两的往家里赶着从乡下淘来的或肥或瘦的猪们。于是,几乎每天清晨四、五点时,我们便常常在猪们的惨叫声中惊醒。听说老七的屠宰技术不怎么好,猪们在他的屠刀下惨叫的持续时间最长,每当此时我就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咒骂老七,在他的肉摊买肉时不失时机的奚落道:“老七,少喝点酒嘛,免得手发抖噢!”。老七边接过钱往兜里塞,边憨笑:“嘿嘿……哥子

      不知从何时起,在我们家附近出现了一些以屠宰为生的住户,傍晚时每每总见他们三三两两的往家里赶着从乡下淘来的或肥或瘦的猪们。于是,几乎每天清晨四、五点时,我们便常常在猪们的惨叫声中惊醒。听说老七的屠宰技术不怎么好,猪们在他的屠刀下惨叫的持续时间最长,每当此时我就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咒骂老七,在他的肉摊买肉时不失时机的奚落道:“老七,少喝点酒嘛,免得手发抖噢!”。老七边接过钱往兜里塞,边憨笑:“嘿嘿……哥子,得罪得罪!老邻居想吃肉尽管来就是噻,还拿啥子钱哟”。后来,屠宰市场规范了,每天清晨,屠宰场都会统一将宰好的猪肉准时送到他们的摊位上,用不着亲自到乡下去买活猪,老七们省事了不少(当然因此也少赚了),我们也清静了许多。

      老七是独子,父母都已相继去世。三十好几的人了还独生,好心的邻居自然要关心一番。老七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这年头,兜里没有几个存款,谁会跟你吃苦呀,还是走一步是一步吧,慌啥子哟。大家安慰他:家中自有梧桐树,不愁凤凰不来歇。其实,老七这些年起早贪黑、辛辛苦苦,还是挣了不少钱的,不然,那三层的楼房是自己冒出来的吗?别说,老七还真有桃花运,邻居张孃孃的一远房侄女看上老七了.有一天中午到老七的肉摊买肉,发现街边唯独少了老七的踪影,正想到别处时,远远看见一对情侣手挽手,亲亲热热的走了过来,仔细一看,哟!这不是老七吗?只见老七一身铁灰色的西服将微胖的身材收敛了不少,短短的寸头,往日“杂乱无章”的络腮胡被一丝不苟的剃得干干净净,再说,老七浓眉大眼的,长相也不差,这样一打扮还差点认不出了,“啊!老七,要结婚啦?!”,“嘿嘿…托福托福!”老七的声音显然比往日喜庆了不少,然后用拇指得意地指指身旁呡嘴羞笑的女孩:“我老婆小凤,还不赖吧?!”,女孩肤色挺白,一双单眼皮笑成了两条缝,纯纯的,给人一种涉世未深的感觉,心里不由的替老七感到高兴:“恭喜恭喜!早生贵子哈......哈哈……”。老七没什么亲人,婚礼简朴,但很热闹,邻居们都聚集到他家,真诚的祝福他们,老七总是咧着嘴“嘿嘿”憨笑,那晚老七醉了......

       以后,老七的肉摊旁多了一个盛豆花的大锑盆,小凤小心翼翼的给来往买主舀嫩嫩的豆花,老七依然憨笑着“肉沫、肉丝或肉片”的根据客人的要求招呼着生意,脸上的笑容比以往多了几分真挚与由衷。大家都说老七的好日子来了。自从婚后,有了小凤这个帮手,老七轻松多了,闲暇之余喜欢和朋友们小斟几盅,最近还和屠友们玩起了小麻将,后来又学会了“东风九”什么的,有时少则几千,多则上万的输赢,好事者暗暗提醒小凤,该管管老七了,可小凤却小声道:“累了一天,就让他玩玩吧”,没人的时候,小凤也唠叨老七,叫他节制一些,老七总是“嘿嘿”一笑:“老婆,我晓得的”。有一天,小凤在磨豆浆,有人声称来收房子,原来三层楼房变成别人的了,小凤终于忍无可忍,绝望地和老七厮打在一起,老七失手毁掉了他们刚刚孕育的小生命。清醒过来时,老七跪在小凤的面前痛哭流涕,发誓改过,小凤无声流泪。一周后,小凤带着碎心悄然离去,老七发疯似的四处寻找,也失踪了。邻居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咒骂着老七......

      时间久了,大家似乎渐渐淡忘了这件事。再次见到老七时是一年之后了,老七举着酒瓶出现在了往日的街上,衣着邋遢,目光迷茫,“杂草丛生”般的络腮胡几乎遮住了半张脸,嘴里总是喃喃自语:“死婆娘!我我认错了,咋子还还不原谅我呢?!”……        

   后来, 老七酒醉失足掉进河里淹死了。据说当人们把他的尸体捞上来时,手里还紧紧握着小凤的一枚花夹针。

 

 

 

分享:
标签: QQ网名:高山流水 QQ号:575653691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