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梅子正带着小朋友在院子里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一个看上去有些微胖的女老师扮老鹰,梅子张开手臂,她的身后是一大溜小朋友,随着孩子们的兴奋的尖叫声,母鸡带着小鸡的队伍像蛇一样左右摆动,梅子满头大汗地两头跑,为的是阻止队尾的小鸡被老鹰抓住。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在院子里起伏回荡。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在走之前,肖志朋三番五次地找到她。她终于忍无可忍地对肖志朋说:“你别再来烦我了,我是你哥哥玩腻的女人,你别对我存有幻想了,我在房东大娘家的病,就是怀了你哥的孩子。你哥已经离婚了,我本不想告诉你这些,我真怕你纠缠起来没完。…[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肖志朋无心转弯抹角,刚一坐定,他就问梅子:“我哥说你不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儿,我不信。我想从你嘴里亲自己听到我想知道的事,你能如实地回答我吗?”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李苏的日记,梅子的背叛,一时间让他乱了方寸。他背叛过李苏,当然也背叛过梅子,可他从来也没想到过有一天,会有两个他认为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女人也会背叛他。他第一次尝到了背叛的滋味。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自从肖志朋来过小屋之后,梅子的心就恍惚起来,并不是她有什么想法,而是那张朝气蓬勃的脸让她留恋。也许是心有灵犀吧,肖志朋隔三差五地来看梅子,两人越走越近。一天,梅子烧好菜,两人边吃边聊。肖志朋问她来北京做什么,以后有什么打算。…[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夜里什么时候下的雪,没有人知道。雪不大,细粉一样,在初冬之时落地即化。地上没有结冰,只是有些湿。这份湿润让干燥的冬天多出几丝清新。空气立即就显得干净,吸上一口,甚至有些甜滋滋的感觉,让人的精神也不免为之一振。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李苏的眼泪,在肖志勇刚刚跨出家门的一刹那,一下就夺眶而出了。她心里的委屈好像都随着泪水涌了出来。看着这个整洁、典雅的家,显得空荡荡的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肖志勇在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李苏侵犯自己的生育权,并要求离婚。就在肖志勇提起诉讼的第二天,李苏也在同一家法院提起诉讼,她提起的是刑事诉讼,状告肖志勇犯有重婚和危害家庭罪。在我国的司法程序上,同时提起诉讼当事人状告又是同一主体的时候,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再次回到天津的肖志勇,迷茫、怅惘、失落还有些凄凉,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事业遭到重创之后,他的家庭也随之瓦解,虽然是他亲手想要把这个曾经还算完美的家拆散,但前提却是李苏的过去。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夜晚的黑暗已经完全掩盖了城市的真相,灯红酒绿的绚丽,装饰着阴险的动机,在那些醉生梦死的表情背后,大多数人都不计后果地活着。没人能管得了夜晚的城市。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用了一周的时间,肖志勇才决定把梅子带到北京,他要马上回去面对李苏,如果不把这个事解决掉,那么他的工作也没办法展开,一直以来,他一直为梅子的去处无计可施,他不敢在这种情况下把梅子放在天津,那样李苏不会善罢甘休的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1月12日 梅子接电话的时候,半天没反应过来,当李苏直言不讳地叫出她的名字并说出自己是肖志勇妻子的时候,梅子十分震惊,多少天的安稳日子过去了,如今突然间他的妻子跳了出来,她挂掉两次电话才答应李苏的见面请求。李苏说如果她再不出来,她就要去‘二奶’楼看望她,并说清了详细地扯,梅子害怕了…[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自从知道了自己怀孕了,梅子刚开始的心情是矛盾的,她从来没想过要“嫁”给肖志勇,从来没想过,就是到了现在,她也说不清楚自己有没有爱上肖志勇,很大程度上,她觉得也更依赖他,她崇拜他,敬仰他,但内心里没有缠绵,也没有嫉妒,…[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看完日记,对李苏原有的东西开始一点点坍塌。情感的天平开始向已经怀孕的梅子一方倾斜,这个时候离开李苏,他不至再有什么负疚了。当务之急他要把梅子安顿好,李苏唯一的一张王牌就是梅子,L省已和自己无任何的瓜葛,把梅子放在哪里会比较安全呢?这是他现在最需要考虑的。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你不是不回来吗?有问题就要解决问题,像你这样的想躲到什么时候?”李苏先发制人,让肖志勇停顿了足有十秒钟的时间,才反驳道:“李苏,我不是躲你,我和你不一样,我没你那么精明,那么会算计,我现在在北京,回去后立即找你,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无论怎样我都要离婚,和你这样的女人在一起,我怕有一天被你卖了,还不知道几斤几两重!”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肖志勇马不停蹄来到北京,和冯志平就细节问题进一步的协商,离开天津打开手机的瞬间,手机里的未接电话和短信铺天盖地砸了进来,他仔细地看了看短信,有李苏的,她要找肖志勇好好谈谈,肖志勇不予理睬,悄无声息地来到北京。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肖志勇看到这里,怒火中烧,他甩手把日记本狠狠地抛了出去,还不解气,他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感觉到了手疼,想了半天,觉得还是有些不解,又无奈地把日记本捡了回来,果然不出所料,李苏在新婚的第三天,继续服药,半个月后停药,月经重新来过,让肖志勇无从猜忌……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日记本详细记录了李苏新婚之夜的种种计谋,她在母亲的引领下,在结婚的前一个月里开始吃避孕药,李苏的月经很有规律,每个月也很准时,只是经量很少,只有短短的两天,她在结婚的当天,停药,下午正在忙忙碌碌的时候,她感觉她的老朋友来了,因为事先早有准备…[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李苏后来明白了母亲的这句话,随着和肖志勇的接触,两人之间没出现任何的危机,李家一看,李苏是铁了心了跟肖志勇在一起,也只好妥协。陈威那里也死了心,渐渐地陈威开始接触肖志勇,后来两人像哥们一样铁,和李苏的关系也慢慢地缓和了,两家也有了为数不多的走动。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检查的结果,令李母大吃一惊,李苏患的是“幼稚子宫”,这种病通俗一点的讲,就是发育不完全,二十岁的妙龄少女却长着一个十岁女孩子的子宫,这种子宫能孕育却不能成熟,流产的机率大,就算是受精卵成功进入子宫,着床后也会破裂,导致大出血甚至死亡。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