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百科

广告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2日 等陈远再回到客栈时,那里已经鸡飞狗跳了。 既然来“看”热闹,自然不能被人发现,不然自己就成热闹被看了。陈远带着卓夏从客栈二楼窗户翻进去,偷偷往大厅里看。原亦大少爷出门自然有人伺候着…[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2日 去苗疆也未必皆得了身上的毒,所以他宁愿去找程璃,这样就算死了也没什么遗憾。 “陈公子,”沉寂许久的卓夏终于开口,“你。。。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卓夏终于开口,陈远松了口气“我在想,一会到前面的镇子,可得给你买匹马,要你这么走下去,你怎么受得住?”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2日 “陈公子。。不用去找你的心上人了?那个叫璃儿的……”卓夏还记得那天的事。 “那个……先救你的命吧。”顺便一箭双雕。“对了,卓姑娘,你会医术,是吧?”听她说百花谷精研医术。陈远故意转换话题。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2日 破旧的小寺庙,经过一天奔波的卓夏似乎有些累了,一屁股就就坐在地上,说什么也不愿再起来。 “卓姑娘你先坐,我来想办法生个火。”陈远喊了一声。 “不用麻烦了……陈公子,你,你知不知道琪姑姑在哪?”卓夏的心思不在这上面。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2日 当陈远到达西山客栈时,天色已晚,隐约的夕阳将西山客栈映衬的更加富丽堂皇。陈远装作漫不经心的打探出张子冲包了一个院子,戒备森严。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2日 再见菲娘,是在一间破旧的小民宅,菲娘一身花翠,华丽的衣饰与寒酸的环境毫不相衬。 “菲娘,你叫我?”总不是张子冲没付钱,菲娘追来要债吧。 菲娘笑笑摆摆手,脸上的脂粉摇摇欲坠。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2日 街转角的馄饨摊生意一直很兴旺,倒不是味道有多好,主要是便宜,两文钱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饿的时候来一碗,十分划算。过往左右的人都是要一碗,“呼噜噜”的吃了,很少细细品味。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2日 “怎么的,有问题?”菲娘表情变化很大,隔着厚厚的粉都看出来了。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陈远摆摆手,“我收拾一下,一会就付给你。” 很难说菲娘信没信,但菲娘只是挑挑眉,“那我在门口等爷。”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1日 皮肉之伤不少,表面看很严重,实际还好,没有伤着筋骨。陈远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运气很好,除了左臂,都不是很深,修养十天半个月应该就会好。忽然之间,他的心又暗淡无光起来,十天半个月……陈远苦笑,他还有那么长时间吗?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2年02月01日 阳光照耀着程璃的脸,程璃巧笑倩兮:“你要保护我,对吗?”歪了歪头又说:“呀,头好痛。”程璃蹙眉。 “怎么了?”陈远忙问。 “好像不能乱动呢……”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6日 陈远小心翼翼的,不想惊动这唯美的画面,也想听她到底在说些什么。 “画廊几时双飞燕,清丝未老,孤身无所着,可叹晚风恋清烟,青烟冷心做云散。”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程璃仿若失神般念着这首残缺的词。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6日 “德世子是德亲王的独生子,为人风流倜傥,对朝政没有兴趣,却喜欢结交武林人士或一些奇人异士。一个多月以前,何丞相突然上表,说德世子企图谋反,他结交那些人,正是为谋反而蓄的爪牙。但是去抓德世子的人却失手了,德世子逃脱。”停顿了一下,程璃看向陈远:“现在,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了吗?我们被当做德世子的同谋了!”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6日 “呸!”那军官不肯罢休。“一时冲动?一时冲动也该罚!”眼睛一溜,正好看见程璃清丽的面容,脸上顿时露出淫笑,“小娘子,好漂亮的一个美人,怎么找了这么个窝囊废?不如你跟了我去,我便饶了他,如何?”一边伸手,欲往程璃脸上摸。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5日 “十九,你十九啊,比我小三岁呢。” “女大三,抱金砖嘛。”陈远顺口接了一句,随即反应自己说了什么,脸颊红了,慌乱的转移话题:“啊,说了这么多,程姑娘你呢?我对你一点也不了解!” “远,”程璃正色道:“我说过的话都是认真的。”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5日 陈远长松一口气:“不,当然是我睡地下。”程璃好像知道他会这样说,兴致勃勃地吩咐小二准备晚饭。陈远跟在后面,心下忍不住嘀咕了出来:“女人心,海底针。一时恼,一时笑的,真是摸不透。”但看程璃俏皮的笑,又忍不住心动。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5日 “就说是我的!”陈远想也没想就接口说。看程璃不想是嫁作人妇的女孩儿,想未婚先孕……可不是小事,她不想被告人发觉也是人之常情,只不过自己凭空多了一个孩子……算了,反正对这种事,他也不是特别在意。陈远看了看程璃娇美的身姿,如果程璃以后肯和他在一起,那,他们会有孩子的……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不过在回去之前,尉迟凌的一句话却让陈远刻骨铭心:“如果有机会,我会杀了你。我发现,比起莫易尘,更可怕的人,应该是你。” 这算什么?威胁吗?陈远有些无奈又有些骄傲地想。看来江湖这滩浑水,他是趟定了。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兴奋,毕竟是初出江湖的少年,经验虽不多,热血与斗志却相当旺盛。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24日 “当我被误会为凶手时,曾被搜身,这恐怕是你的指使,可惜你没找到。”陈远不紧不慢地说。看尉迟凌无动于衷,接着说:“本来我就奇怪,拿到钗子以后,我将钗子后面系的东西取下,然后将钗子埋了起来,你又怎么找到了呢?想起来恐怕是你为了找东西,将我走过的路全部都挖地三尺,才找到的。”陈远自信地抬起头。 …[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18日 很多年以后,陈远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他总是想起这一天,如果当时自己再世故一些,一定会想到,莫易尘纵然对自己感到内疚和抱歉,只要派个人来救他就好了,何必亲自来?又何必解释的这么详尽,自然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拜托他,要取信于他。当然,若想到也就不会答应了,这样,他的人生就会被改写,他的一生很有可能平静、安宁淡泊地度过。可是,当时的陈远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根本不可能想那么周全。他答应了。他答应了莫易尘,…[详细]

行家:锦妤时间:2011年12月18日 陈远彻底谜醉了,旁边的莫易尘善解人意地推了他一把,却不料陈远不光是发呆,连灵魂也出了窍,被他这么一推,一个跟头便倒向那个如诗如画的女子。 …[详细]